五月雨结坐起身,取下眼镜放在床上擦眼泪。 “你明明那么喜欢向我刨根问底,却不怎么讲自己的事呢。” 雾切好像有点闹别扭了,她皱起眉头来。 “……现在我还是会时不时梦到妹妹。” 五月雨结只好说起了以前从未对别人提起过的话题。 “她总是在求救,但是我一次都没能把她救出来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