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个儿热热闹闹了一宿。 今天残倦难褪。 一直到日上三竿,潇水城才懒散醒来。 街上三三两两有了行人,街边的铺子也就拆下了门板,开门迎客。 在东城,潇水最好的首饰铺——福祥记也迎来了第一单生意。 只可惜,不怎么顺利。 “这根钗子前天作价百两,今天怎么就要一百五十两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