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对于马战的嘲笑,鹤吉却丝毫不为所动,就像没听见似的,他只是紧紧的盯着甘天 甘天仿佛没有看到鹤吉眼中的贪婪和杀意,同样,他也没有去在意楚临天示意他身后的两个家族弟子后退,他自顾自的从灵戒内取出一个拳头大的水晶球,说道:“数年前,我与一群探墓者,寻到一处极为隐蔽的大墓,那里有一个吃人的怪物,...